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铁成的博客

经久不衰的话题

 
 
 

日志

 
 

一个学术规范的问题  

2009-09-28 17:2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学术规范的问题

 

 

时下,这样一些概念几乎充斥于我们的“学术”文章、著作中: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启蒙主义/民粹主义/激进主义/个人主义/女性主义/女权主义/人道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知识分子/知识精英/话语霸权/价值多元/理性/正义/经典……这些“宏大”概念甚至构成了当下我国人文学术文本的主题词或关键词语。仅就这些宏大概念的使用频率而言,人们可能对当下我国学术研究的“现代人文关怀”作出某种乐观估计,可是只要仔细阅读这些文本就会发现,尽管人们都使用这些概念,但各人都有各人的理解,都有使用这些概念时的特殊含义,有的差别极大,有的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甚至缺乏起码的价值共识。

举个例子来说吧,这些年反思“五四”,特别是纪念“五四”九十周年,有关“启蒙”/“启蒙主义”的话题一时热闹非凡,大家都谈“启蒙”、“启蒙主义”,由五四的“启蒙”,进而联系到上一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启蒙”、“新启蒙”,有人肯定,有人取保留态度,有人提出置疑,颇为热闹。然而,仔细阅读一下这些文章,却不由得有些茫茫然:人人话“启蒙”,“启蒙”满天飞,可到底什么是“启蒙”,却让人越看越糊涂。回到历史现场——无论是五四现场,还是80、90年代的现场,情况都是相当复杂。一概以“启蒙”来概括,则不免出现“启蒙”的界定问题:你的“启蒙”到底是指什么说的呢?是“民主”、“科学”意义上的“启蒙”,还是“改造国民劣根性”意义的“启蒙”,抑或是康德所理解的欧洲十八世纪的“启蒙”?就是“民主”、“科学”意义上的“启蒙”,细加推敲,也是歧义纷呈,内含千差万别。这许多不同意义的“启蒙”,常常属于不尽一样的价值体系,可能通往完全不同的历史方向。可是我们的学界却恰恰把内含极不同的“启蒙”煮到了“启蒙”的一支锅里,谁也分不清什么人肯定的、置疑的、批判的、否定的到底是什么“启蒙”,结果是形成一锅“烂炖”。

再如,“革命”。“革命”在上一世纪80年前中国一百来年的时间里,几乎成了一个时代性的“主题词”。开始,“革命”的意义还有些驳杂,到了20年代以后,“革命”就渐渐成了一个专有词汇,即指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意义的社会大革命。此后人们一般都是在这一意义上使用“革命”概念的。这时的“革命”不但含有“暴力”的意义,也含有“彻底”、“不妥协”、“进行到底”的意义。自上一世纪90年代初,李泽厚、刘再复提出“告别革命”后,大约近20年时间里,赞同者有之,置疑者有之,批判者有之,旁敲侧击、冷嘲热讽者亦有之,可是阅读一下这些文章又发现,尽管他们使用“革命”概念,发表着“革命”高论,然各家的“革命话语”却极不相同,其实是各敲各的“革命鼓”,各吹各的“革命号”。谁也没有本着严肃的态度厘清“告别革命”的确切含义,自己的“革命话语”到底是什么意义。热闹固然热闹,争鸣自然也算争鸣,可是这于学理有什么实在价值呢?

再如,“知识分子”/“知识精英”/“话语霸权”。这也是当下学界出现频率比较高的概念。其中“知识分子”与“知识精英”有时通用,有时又似乎各有所指;大量文章谈到“话语霸权”,又常常把它与“知识分子”、“知识精英”联系在一起,形成一种结论是“知识分子”或“知识精英”掌握着社会的“话语霸权”。这几乎成了本世纪以来“话语世界”一个不证自明的定论。然而,稍加思索就会看到,这里的意义是非常含糊不清的:什么人是知识分子?哪些人算是“知识精英”?什么叫“话语霸权”?又为什么把“知识分子”或“知识精英”与“话语霸权”连接起来?全是似是而非的一本糊涂账。读者既不清楚“知识分子”的确切意义,也不清楚“知识精英”的确切意义,也不大了了所谓“话语霸权”的确切含义,在这一大堆“不确切”上,一个重大定论竟然在社会上流行起来!

某些概念上产生歧异之见,自然不足为怪;但是像“启蒙”、“启蒙主义”、“革命”、“知识分子”、“知识精英”、“话语霸权”之类在社会上广泛流行、甚至构成一定时代的标志性词语,意义竟如此含混或莫衷一是,学界既不断频繁使用,又聚讼纷纭,论者却又不加严格界定,认真厘清,“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实在是很荒诞的事情。

上面提到的一系列概念都或多或少地存在这种情况。它构造了一片学术的迷雾和烂泥塘,一旦置身其间,既辨不清方向,茫茫然不知所终,也会不期然地搅到各种莫名其妙、混混沌沌的是非之争中,想拔出脚都不容易。同一概念你这样用,别人却那样用,于是你来我往,争论不休,甚至彼此反目。到头来却不过是大家都在混沌中。

在阅读中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些文章,它们大都从宏观世界着眼,指点江山,纵横捭阖,洋洋洒洒,可是仔细一读,除了里面充斥着一大堆空空洞洞、似是而非的“主义”、大概念、大结论之外,竟什么也没有:没有事实,没有分析,没有论证,没有对概念的必要诠释,甚至没有逻辑。不只是浮躁、空泛、华而不实,还霸气十足,不可一世。谈到历史,它们通常是先有了一个关于中国历史(文学史、思想史)的先验性总体观点,例如,“现代性”、“必然性”、“历史的合理性”、“历史进程的复杂性、曲折性”、“痛苦和牺牲的不可避免性”、“历史整体的连续性”……等等,然后再按着这个基本结论,把每个历史时期发生的大事有选择地作为“例证”填充进去,并把它们生硬地连缀在一起,便合成了一个在他们看来的“历史必然进程”。这些文章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是回避历史事实,遇有对自己观点不利的史实,就驾着自己的“大概念”腾空而过;实在无法回避,就含混其辞,模糊处理,用一套“历史进步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转型期”少不了的“急促”、“偏激”和“痛楚”,或什么“历史的必然性正是由这些变异、断裂和苦痛所组成”一类空洞的词语遮掩过去。它们的全部立论就建立在这种对重大历史史实的回避和遮掩基础上。有时它们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空洞和浮泛,叙述中也常常插入一些具体的“个案”,例如,引用什么当事人的话,或举出个别的统计数字,但无论什么人的话,还是什么数字,都是从具体的历史情境中抽离出来的,经常对其本来具有的真实含义进行曲解。有的更为恶劣放肆,似乎连“论”也不屑于一“论”,全篇文章都是“主义”、概念、断言、结论,东拉西扯,信手拈来,从一个话题跳跃到另一个话题,显出一付超越于理路之上的消洒和漫不经心,时而说“美国朋友”怎么怎么说,“台湾朋友”怎么怎么看,自己开什么“国际会议”某位“著名”学者私下里与他说了什么,以强调自己的看法得到了五湖四海认同,还暗含了自己并非“无名小卒”的身份说明;有的竟“自己证明自己”:“请参阅我的……文章”,“我在……文章中曾经说……”中华民族的百年史(文学史、思想史)就这样被他三言两语“搞定了”。那不堪其负的沉重历史,一个严肃的学者必要投入巨大精力来发掘其中的史实、诸多元素和复杂的因果关联,在他那里则仿佛根本不在话下,只需有一个“基本历史态度”,用几个“大概念”轻轻拨弄,略微点染,谈笑挥手间就解决了。

       这当然是文风问题,浮躁?庸俗?油滑?“作秀”?自负?哗众取宠?“玩学术”?或者是什么“写作技巧”、“叙事策略”,借以掩饰自己的无知?……但我宁愿从学术规范方面着眼。我说的“学术规范”不单单是“注释清楚”、“讲究文法”一类起码的“浅规则”,而是指涉及论理和学术性问题的一些基本原则问题:你必须对你说的话负有学人的义理责任,即“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你必须“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必须谨慎地使用概念,一些构造你文本的基本概念,你必须把它坐实,界定清楚,不能含糊敷衍;你必须确实而不是轻浮地找到概念和概念之间的因果链,构建你的观点和论理之维……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讲究学理”。你的论理可能不深刻,不全面,不到位,甚至不独到,但这是正常的,未可厚非,但你必得严守规范,讲究学理。任何论理和学术只有凭借学理才可以走进学术之门,也才可以作为“学术”立起来。规范和学理其实也是学术的大经大法,是学人必须守护的。

一个浮躁的时代,学术也难免浮躁。学术的浮躁又反过来助长和推动时代的浮躁。此种情况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对浮躁的习焉不察。时下人们对学术上的抄袭、造假,似乎很义愤,但对我说的这些情况可能不以为然,认为那不过是学术“内部”的事情,与道义无关,不宜说三道四。其实这也是一种造假行为。它制造的是学术赝品,以浑浑噩噩充斥学界,营造的是以假乱真、无是无非的文场荒诞。不过它托庇于学术的表面形态,不进入学术就发现不了。明显的抄袭、造假,一旦揭露,可能身败名裂,本文所说的,却弥漫于学界,体现为我们的学术生态文明。它之所以被我们淡而化之,也许因为你我都是“个中人”。

是否遵从、讲究规范、学理,不但是判断一个学人是否为真正学人的基本标准,也是判断一个社会是否有一个真正“学界”的基本标准。这里有学养,更有精神追求。学术当然不仅仅是学术界的事情。它是民族的思维、社会的大脑,据此,我们也可以大体判断出一个民族、社会的精神走向……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