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铁成的博客

经久不衰的话题

 
 
 

日志

 
 

学者的自重  

2009-08-23 17:1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者的自重

郭铁成

活到98岁的季羡林先生去世了。一个在印度梵文、印度史等方面有许多研究和贡献的老学者与世长辞,自然是学界的悲哀,按理说,是想写一点追悼文字的,但看到学界竟把诸如“国学大师”、“学界泰斗”、“思想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这样一些不切实际的光环纷纷戴到他的头上,又纷纷宣扬着他的什么“烧成灰也爱国”的“爱国论”,却生出另一种悲哀,也就想写一点另类文字了。   

我对中国学者的要求并不很高。除了学有专长,在一定的学科领域有所研究,就是要有起码的社会良知、良识。我得承认,对这后一点,我看得颇重。你的研究成果可大可小,但这良知良识却断不可缺。我所说的良知良识,就是不能为极权张目,为谎言粉饰,为无由辩护的东西辩护,对自己并不知晓的事物信口胡说,在无法真实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至少应该保持必要的沉默,决不让自己加入“瞒和骗”的社会大合唱。按理说,对于一个学者来说,这应该不成任何问题,因为这不过属于学者的“职业道德”,做不到这些,你就不配当一个学者。但偏偏中国的学者在这方面的缺失十分突出,十分显眼,又遗害极大。八大辑、二百余万字的《胡适思想批判》几乎把中国学者的名字全部刻在中国学术文化的耻辱柱上(只有几个人算是例外)。1958年“大跃进”时,一个著名大学者的热昏胡话,竟被同样热昏了头的领袖当作“科学根据”,硬是制造出亩产几十万斤的神话。至于在历史、文学、文化、思想领域由学者根据统治意识形态编造的谎言,就更是充斥着中国整个学界,以至于到1980年代不得不再由学界自己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把被颠倒的一切再颠倒过来”。当世纪末,中国人反思自己几十年的精神思想史时,泱泱大国竟只能在顾准、陈寅恪、林昭、张中晓、遇罗克等几个人身上找到一点良知和思想的光彩(其中多数人还并非职业学者),也实在是太让国人汗颜了。至于季先生,不说别的,仅就他自己所反省的,至少也可看作失去了应有的良知:“我从一个最初喊什么万岁都有点忸怩的低级水平,一踏上‘革命’之路,便步步登高,飞驰前进;再加上天纵睿智,虔诚无垠,全心全意,投入造神运动中。常言道:‘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群策群力,造出了神,又自己膜拜,完全自觉自愿,决无半点勉强。对自己则认真进步思想改造。原以为自己这个知识分子,虽有缺点,并无罪恶;但是,经不住社会上根红苗壮阶层的人士天天时时在你耳边聒噪:‘你们知识分子身躯脏,思想臭!’西方人说:‘谎言说上一千遍就成为真理。’此话就应在我们身上,积久而成为一种‘原罪’感,怎样改造也没有用,只有心甘情愿地居于‘老九’的地位,改造,再改造,直改造得懵懵懂懂,‘两渚崖之间,不辨牛马’。然而,涅磐难望,苦海无边,而自己却仍然膜拜不息。通过无数次运动一直到十年浩劫自己被关进牛棚被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皮开肉绽,仍然不停地膜拜,其精诚之心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改革开放之后,自己脑袋里才裂开了一点缝,‘觉今是而昨非’……”

这决非自谦,而是实情。唯其如此,也才会有他晚年那社会文明平均数之下的所谓“爱国”论。季先生晚年的一个宏论,是“21世纪属于东方”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论。姑不说这“论”到底如何,要使此论成为一种有价值的“学术理论”,至少得解决下面几个学理问题:东/西方的历史发展;当代东/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形势;西方处于衰退状态,东方正处于强势;这种衰退/强势的具体表现、原因、走势;以及东方/西方各民族国家的具体情况和相互关系;等等。我猜想,面对当今世界如此复杂的格局,这样的大结论,恐怕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学贯中西”的大学者也是既不敢做、更无力做的。可是我们的季先生竟如先知般如此“预言”人类的走向,真是让举世瞠目结舌!

中国学者这种普遍性缺失,自然有大家都知道的社会原因;但缺失就是缺失,它给中国现代文化建树、民族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估价的。它意味着我们民族的大脑患上了失语症。我之所以特别看重良知良识这一类东西,是因为我认为我们无论如何得先从解决我们的精神疾病着手,然后才能谈到“学术”问题。

有大师,作践大师;没有大师,制造“大师”。造出的“大师”一出,其支言片语,胡言乱语,就成了“圣人言”。一些别有用心者又可以借此大做文章。“大师”的制造者既可以托庇于“大师”,叨些“圣光”,作践大师的人也摇身一变成了“尊师重道”的文化守护神,谁要持有异议,谁就成了民族文化的“罪人”。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这不只反映了中国学界的浮躁,更反映了中国学界的可怜。

       对于一个真正的学者来说,什么光环都没有什么意义,有意义的是恰如其份地评价他的学术成果,给他以相应的学术定位。一个学者如果能在学术史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大概是他最大的荣耀了。把一个学者不应戴上的光环放到他的头上,象如今媒体给予文体明星一样地热捧,对于一个本来就追求淡泊、宁静的孤独学者来说,实在不啻为污辱。不知季先生泉下有知,是不是会对此羞愤难当。

       另一方面,学者自己也要分外自重。中国一向讲“畏圣人言,畏大人言”。即使不是戴上“大师”桂冠,就是被视为“学者”,一句无足轻重的话,也会举足轻重,产生影响。这又分外加重了中国学者的责任。学者要说话就说一点有理有据的话,“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即使这话没什么大价值,也是你的深思熟虑,不会太有亏于学理。更重要的在于,你还将以你的实事求是,向我们这个本已相当浮躁的社会输入一点“生活在真实中”的精神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4532)|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