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铁成的博客

经久不衰的话题

 
 
 

日志

 
 

“名人效应”及其它  

2009-12-26 13:0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人效应”及其它

 

 

在网上读到张艺谋与《新民周刊》记者关于观众对电影《三枪拍案惊奇》非议的答问,颇有些想法。《三枪》我没有看,这里并不想对该电影作评价,只想就张氏答问中涉及的几个问题,说说自己的看法。

一、票房价值问题。

从相当意义上说,票房价值就是电影的生命线。因为电影投资大,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谁也输不起。你不考虑观众问题、也就是票房价值、电影市场问题也不行。可是电影即为艺术,决定电影市场命运的要诀,还是在艺术。“艺术”两个字说来简单,其实最复杂。要创造力,要功底,要意义,要形象,要感觉,等等,它们综合在一起就是要一个有意义(意味)“故事”的恰到好处的表现力。桌上有许多菜,人们下筷最多的就是那道最有滋味儿的菜。“艺术”其实就是“滋味儿”。那里可能有笑、有哭,但如果笑了、哭了,却太廉价,就是没有“滋味儿”,也就是缺乏艺术魅力,那是不会形成真正的“票房价值”的。记得前几年美国一位电影界权威人士访问中国,央视记者采访他问起他对中国电影的评价时,他称赞了张艺谋和另几位导演的“大片”在摄影、美术方面的功力,但他转而说到一部好电影最根本的还是要一个“好故事”,言外之意就是中国电影缺乏“好故事”。这可以说是“的论”。“好故事”之所以是“根本”,就在于只有“好故事”才是电影最引人入胜的力量。艺术家对人生的发现,意义的阐发,艺术感觉和表现力,全都都凝聚在“故事”中。“好故事”也就是那盘菜的好滋味儿,表演、摄影、美术的价值都在于创造那“好滋味儿”上,对电影来说是没有独立价值的。回过头说,张艺谋之所以在中国电影界建立起威信,还不是他以前几部电影的“好故事”吗?《红高梁》、《秋菊打官司》、《有话好好说》、《一个不能少》等,全是较好地地讲述了一个有意味的故事。中国电影其实也是那时才有了一点威信,使电影开始与中国观众建立起联系的。我对张艺谋感兴趣的也是张艺谋对“好故事”的追求;然而自《英雄》后,张艺谋似乎在变,他似乎也很讲究“故事”,但“故事”的内含已经失去“意味”,不再“隽永”,不再动人,而是过多地追求夸饰,铺张、扬厉得失去节制,表面看气势宏伟,然内容苍白、空洞,甚至露出了艺术创作最要不得的东西:做作、虚张声势和故作深沉。也是自那以后,我对张艺谋也渐渐失去了兴趣。当然,我失去兴趣一点不代表观众对他失去兴趣,他此时的电影还有、甚至有着超过以往的“票房价值”——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了。

       二、“名人效应”问题。

       所谓“名人效应”,就是什么人一旦出了名,形成“威望”,他的名字就会成为一个“品牌”,一种“效应”,人们就会对他趋之若骛。这种情况在文艺、学术方面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并不是说他的艺术成果、学术成果一个比一个好,而是读者、观众对他有所期待,也有不断发现他的兴趣。这时,“名人”就形成了一种“资源”。他自己可以利用,商家更会注意和看重他名字的商业价值。然而这时,“名人”就要特别注意了。他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此时读者或观众对他的趋之若骛,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名人效应”,并不一定是他接下来的创造有什么实际成就。

       “名人效应”有时限性。一个取得大成就的“名人”这种“效应”可能持续得久些,可以利用的“资源”多一些,但只是凭着那些“资源”和“效应”而没有新的艺术创造,那种“效应”就会渐渐消失,“资源”也会慢慢枯竭。

       以张艺谋而论,说得不客气一点,我以为他现在吃的基本是“名人效应”。人们即使对他近一些年的不少电影不满意,但总是在想:“也许他下一部电影会带给我们一些新的艺术创造吧”或“看看他下一步还走多远”,于是又去看他的片子,“票房价值”也不见跌落,甚或飚升。但危机也潜伏下来了。当一次再一次的失望或由不断的失望而“看透了他”,不再对他发生兴趣,他的“名人效应”就失效了。目前看,张艺谋的“名人效应”大概还能再吃一段,什么时候这种“效应”消失,我们还得拭目以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没有新的更好的艺术创造扩充自己的“资源”,这种“效应”肯定会消失殆尽,甚至会转而成为一种“负效应”。

       三、“不必要无休止地讨论价值观和思想,离开了老百姓的喜好,没意义的”。这是张艺谋的原话,里面有许多不合逻辑的逻辑。什么是艺术的“价值观和思想”?什么是“老百姓的喜好”?你怎么就那么懂得“老百姓的喜好”?一些人看你的电影笑了,就是“老百姓的喜好”?餐桌上只有两盘菜,一盘土豆丝,一盘辣白菜,辣白菜一扫而光,你就以为人们最爱吃辣白菜?谁最爱吃什么,其实是由厨师的羹饪决定的,他自己并不清楚,因为任何人也不能尽尝天下百味;“老百姓的喜好”也是由作家艺术家决定的。在“接受美学”中,永远有一个“适应”与“征服”的关系问题。作家艺术家并不完全是看着读者、观众的“喜好”创造,他要以自己对生活体验、感悟和意义的发现为基础,并在对读者、观众审美心理大体把握的基础上,通过艺术创造唤起读者、观众的共鸣。在这个过程中,作家艺术家不断发现读者和观众,读者和观众也不断地通过艺术的创造发现自己的“喜好”,于是水涨船高,艺术不断培养读者、观众,观众也不断激发艺术家。这是艺术创造与艺术接受者一个永恒的互动的过程,唯其如此,艺术才有新创造,读者和观众才会随着艺术的新创造不断有所提高。

      谁谈艺术也没有脱离开艺术去讨论什么“价值观和思想”。所谓“价值观和思想”,在艺术中就是体现在艺术中的意义(意味),是形象的内含,是性格的展示和故事的逻辑,它是由艺术家的修养、品位、目光、表现力等决定的,不是你想有就有,不想有就没有的问题。我就不相信一个优秀的作家艺术家会为了“老百姓的喜好”造出没有“思想”的作品出来,同样,我也不相信一个心灵世界空空如也的“艺术家”会创造出有思想的作品来,这就是鲁迅说的“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从水管里流出的都是水”的道理。

       “导演的意思就是让我笑的”,于是我就“哈哈大笑”,即使“笑点很低”——“这就是普通观众”。张艺谋这种“普通观众”观,实在有辱于“普通观众”。这样的观众岂不成了傻子?我承认有这样的“普通观众”,但无论如何不能以这种人的审美趣味命名“普通观众”。一个艺术家就给自己定位在“搞笑”上,是不是把观众当“白痴”了?不说什么“使命”、“责任”吧,至少艺术还要自觉地讲究点“审美”吧?就是“笑”也要让人“笑”出点“意味”吧?艺术总归是艺术嘛,这即是艺术家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艺术、对观众的尊重。即以赵本山的小品来说吧。很多“高雅文人”以为他就是“搞笑”,颇不以为然。可是我看那“笑”中就颇有意味儿,也大有真功夫。那里不只有夸张,有对民俗、俚语、笑料的提取,有演员出神入化、惟妙惟肖的喜剧表演,更有严肃、逼真、分寸感,夸张中的必要节制和艺术上的收放自如,还有现实和人生。我们在那里看到了一个东北农民丰富多彩的人物画廊:憨厚又有些狡黠,纯朴又不无势利,愚钝又不少幽默和机智,迷失又不离本色,困顿有不乏乐观的天性,还有以啼笑皆非体现出来的无助和悲哀……这就是“笑”的内含,观众在这里感受到的是喜剧艺术和对自己的尊重。

四、“我没拿自己当回事儿,没想承担伟大的价值观,也没想过要做任重而道远的艺术探索,没想承担重大的命题、伟大的价值观和深邃的思想。”“我就是让大家快乐的。我知道很多人对我寄予无限的期望,拿我当旗手,带领着冲向各个山头,我担不起。”

说得好轻松!

不走“高台教化”的路自然是好的;可是既成了艺术家、又是个“名艺术家”,就没那么轻松的事儿。一个国家首脑可以对他的国民说“没拿自己当回事”么?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可以对他的患者说“没拿自己当回事”么?一个教师可以对他的学生说“没拿自己当回事”么?一个科学家可以说“没拿自己当回事”而信口胡说么?你是一个导演、艺术家、名艺术家,你掌握了一般人没有的电影艺术创作权、话语权,也享受了这种创作权、话语权的利益,你就有了一份推卸不掉的责任,有了不想担当也必须有的“担当”。从人性的意义上说,谁都是“普通人”,但从社会学意义上说,你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由诸多社会因素(包括你个人的才具和机遇)编织的“网”,已经把你“定格”在“名电影导演”的位置上,就不是一个是不是拿自己“当回事”的问题了。你“当回事”也得“当回事”,不想“当回事”也得“当回事”。说低一点,这里也有一个“职业道德”的问题。

人们对艺术家怀着人文期许,这是很自然的(不是什么“灵魂工程师”,也说不上什么“旗手”、“伟大价值观”的承担者之类)。这不只是因为人类有一个上千年的伟大艺术传统,更有伟大的艺术精神在耀照,这就是人道的思想和情怀。艺术的品位有高低,艺术的价值有上下,但这种思想和情怀却须臾离不得。这是一个艺术家的良心、良知和底线。除此之外,人们还要求艺术家能把你对人生体验和感悟的“意义”以审美的把握方式展现给他们。这是你作为艺术家的价值所在。你总得有点独异的“发现”,总得说出一点一般人说不出的人生“意义”来。你如果说出的话都是人们知道的,或干脆就是违反人类基本精神的东西,你这艺术家就要为人们所轻视乃至鄙视。这些对于一个“普通人”可能没有什么约束力,人们也不会这样要求一个“普通人”,但对一个艺术家就不然了。一个地摊小贩卖点伪劣产品,谁也不会怎么计较,可是一个品牌商店就来不得,人就要“循名责实”,以“没拿自己当回事”来推卸责任可以吗?

人们可能说,当一个艺术家、尤其是当一个“名艺术家”太累了。不错,是很累。所以艺术家、名艺术家(也包括一切“名人”)就要格外自珍、自重,想通过自我贬抑、自我丑化的“策略”放弃责任是不允许的;当了“名人”就以“名人”为招牌招摇撞骗更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社会给予你一份名利,社会也放在你肩上一份沉重的担子,这也是一种公平。你如果“江郎才尽”,尽可以退出文艺场;你如果一时没有找到感觉,艺术的灵感也没有光顾你,尽可以暂时“休整”;唯其不能突破“底线”,利用“名人效应”,把什么乌七八糟的艺术赝品都拿到市场上来,把观众当白痴耍。

 

张艺谋是“名人”;“名人”说的话也常常被人当作“名言”,其影响自然不可低估。鉴于此,我发表如上见解,以就教于艺术界。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