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铁成的博客

经久不衰的话题

 
 
 

日志

 
 

文摘(一、二)  

2009-12-24 11: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摘(一)

 

人的读书、治学,其实凭的是一种求知的欲望,属于自我的内在要求。惟因如此,他才能读得进,钻得深,而且越读、越钻越兴味盎然,越发现“问题”,越要解疑,越要研究,于是越“一发不可收拾”。大凡取得成就的人都是如此。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学者为己”。学问既是这样做成的,学术也是这样发展的。如果是“硬拿鸭子上架”,为外在的什么因素驱使,比如,为了生计,为了升官、发财,或为了什么“治国平天下”之类,不能从“己”中找到读书、治学的兴趣,那就可能“学问”是“作”了,却很难“作”出什么名堂来。前者的治学无疑首先排除了“有用”/“无用”的功利性,是被兴趣和“问题”带动的,哪里有“问题”,哪里有难度,哪里是无人攀登的崎岖小路、危途巉岩,他就向哪里攀登,他的潜力、生命力、创造力全在这个过程中被调动起来了;而后者则是被“有用”的功利性驱使,让他有意无意地走捷径,讨巧劲,遇到疑难问题就本能地绕开,哪里最好走、最安全、最能早一点“派上用场”,赢得名利,就奔向哪里,他可能走了一辈子都不知道潜力、生命力、创造力是个什么东西。前者可能什么“名利”都没获得,但那用自己生命艰难探寻的每一步,可能都是宝贵的科学成果;后者在通衢大路迅速前行,“著作等身”,有“名”又有“利”,可是仔细一看,可能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堆“学术垃圾”。你看看两千多年中国士大夫那些车载斗量、洋洋大观的“我注六经”、“六经注我”,有多少是有真价值的?倒是官场之外、与利害无多大关涉那些欣然命笔、抒发性情的东西(如诗、词、书、画)有点真价值。

 

       文摘(二)

 

“杰出人才”归根结底属于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可以用陈寅恪所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来简单概括,内含着自由、人权、多元、平等、宽容这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价值。不管你怎么不承认它们的“普世”意义,反正违反这些价值就是出不了“杰出人才”。就说“宽容”吧,如果不能容忍属于个人独异的思想和见解,必要把一切“独特”统一起来,还怎么能有钱老所说的“创新”?就实质而言,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的一般教育,并不是执着于培养创造“杰出成就”的“杰出人才”,而是培养有知识、有文化、有多方面志趣的公民。然而受这样一种文化滋养和熏陶,又必然大量涌现“杰出人才”。从取得“杰出成就”的大量西方“华裔”来看,中华民族实在不缺少聪明才智,问题在于得让这种聪明才智充分开发,这就是文化土壤的问题了。学校教育集中地体现着民族的文化意识。面对钱老提出的“我们的学校为什么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我们考虑的应该是贯彻在“我们的学校”的到底是怎样一种文化。人性是脆弱的,哪怕是再有特殊才智的佼佼者也不例外。当他们的“独特”不断遭到“规范”,当他们的“创新”不断受到压抑,当前面的“庸才”一个接一个成为“成功人士”,而各种不幸又那么无可置疑地摆在自己面前时,一种泯灭“独特”、回避“创新”、从众、趋同的心理就会油然而生。于是一些“杰出人才”不见了,一些新的“庸才”应运而生了。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它常常要比有关“创新”的所有动人言词有力得多。这“文化的力量”当然不仅仅是学校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